腰やっちゃった

嵐番組感想及J禁文章中心。主Nino。
放一些病態,不好意思在噗浪上呈現的東西。

人たらしい(下)

ALL二文。真的是ALL二,不能接受請不要進來。

微翔潤。


  「小心哪,二宮君。不然的話,你保護了十九年的『東西』,恐怕會……」


  *


  相葉得承認,他的人生好像就是這樣,沒有的話就一路跌到谷底。但什麼東西降臨的時候,又會像開玩笑一樣地朝他的人生襲捲而來。


  嵐的走紅是、他在綜藝節目上的成就也是,有時身上的病痛也是如此。


  但他沒想到,連碰到八卦這種事,也能如此戲劇化地起伏。


  他得承認,自從看過他的竹馬在茶水間那幕後,他就無法克制自己關注二宮的頻率和眼光。...


食べる(下)完

相二,現實向。 


  四、


  「今天晚上結束後一起吃個飯吧!」


  被這樣說了,雖然知道是一時順應節目效果,但他無法克制自己聽見「吃飯」這幾個字時,內心那種久違的悸動感。


  多久了?被這個人邀請去吃飯。仔細想起來,自從那個人不聲不響地搬家後,連單純去那人家裡坐坐的機會也沒了。


  看著那人熟悉的、燦爛中帶點靦腆的笑顏,讓他忽然勾起那天在蕎麥麵店裡,讓他的止水產生波動的,那一瞬間。


  雖然他很清楚,這只是炒熱節目效果的場面話而已。認識二十年,對方處於什麼狀態、出於什...

食べる(上)

相二,應該不算有慎?

現實向。


一、


  仔細想起來,會喜歡上相葉雅紀那個人,好像也跟吃有關。


  自己是不怎麼喜歡吃的人。應該說比起積極地表態說「我喜歡吃什麼東西」,他比較擅長默默地把送到口邊的食物吃掉,然後在心底品嚐這樣東西合不合他胃口,這樣好吃的東西就只有他清楚。人也一樣。


  那個人吃相說不上豪邁,但總是很真誠。年少時候吃拉麵,自己總是坐在他右手邊,深夜時分,坂前往往只有他們兩個小鬼。


  他喜歡從那人的右側看著他吃拉麵的模樣,喜歡他用左手拿起筷子時,和用右手拿筷子的他不經意碰觸的手肘。...


縛る(下)End

相二竹馬。
慎,這麼長的肉文終於沒了XDD


  自己一定是被這個天然變態傳染了,二宮和也用越來越暈糊的意識想著。


  相葉的手再次撫到他的***,二宮還來不及反應,倖存沒被捆綁的那條腿被拉直起來,腰身也被抬離地毯。相葉綁他的腳時大概因為緊張,纏得特別緊,這兩下挪動,繩子**大腿的肌膚裡。


  「痛ぃ……」二宮皺了下眉頭,感覺到戀人的指尖接觸到他**部位,試探似地*********。


  二宮閉起眼睛,大概是因為多了繩子,感官變得比平常敏銳許多,疼痛和**一齊襲捲上來。他不安地扭了下腰身,這也是他少數可以自由動作的部位。


 ...

縛る(中)

竹馬相二文。

慎入,就是個無腦肉文。


  「別怕。相信我。」他隱約聽見相葉的低語,像麻藥一般腐蝕他的判斷能力。

  看見二宮暈糊糊地點了下頭,相葉知道自己已成功降低小動物的戒心。他興沖沖地繞到戀人身後,執起那雙對成年男子而言不符比例的手。

  「ニノ的手好軟啊……」

  他邊磨蹭邊感慨著,二宮的體溫燙得驚人,耳根充著血。

  「少、少囉唆,要綁就快綁。」戀人故作硬氣地催促著。相葉看著那雙又白又看起來有點脆弱的手腕,雖然提議的人是他,但他也沒綁過別人,要他綁還真不知道從何下手。

  但如果現在打退堂鼓的話,相葉很確定他這位臉皮薄的竹馬至少會有一個月不跟他說話。


寫完之...

縛る(上)

 

竹馬,慎。

就是個肉渣文。


 「我想把你綁起來*,カズ。」


  事情發生在一個風和日麗的秋日午後。那天他們難得兩個人都休假,事前從經紀人那裡知道這件事,二宮就和戀人事先約好了,打算在二宮家裡渡過這個難得的共同假期。


  剛開始一切都很正常。說是共渡假日,其實從來也就沒做什麼特別的事,戀人最近異常的忙,個番一本接著一本,也不像年輕時會開發一些奇怪的活動。他們的假日通常就是看看電視、喝點小酒,叫個中華外賣、一起打打遊戲,最多晚上稍微做點像是戀人同士之間的正常生理活動,就這樣消磨掉時間而已。


  所以縱使是睽違已久的兩人...

人たらしい 中篇

 

1.無法接受all二的請遠慮。

2.雖然是現實向但其實是架空平行世界,裡面的二宮是另一種設定下的二宮。看完就會知道了(?)。

 

 

 

 

  二宮仰起臉來看他。松本那張五官深邃到近乎濃郁了臉皺了一下,吐出低沉中帶著沙啞的嗓音:


  「抱歉……二宮くん。」


  他用了該有的敬稱。彷彿剛才被壓在身下蹂躪的不是他那稍長的團員。


  相葉看二宮似乎怔了一下,那雙淺色的眼瞳在逃生口微弱的綠光下,顯得游離而虛幻。好像在看著的東西既不是他的團員,也不是這世上任何東西。


  果然那雙眼瞳很快從他年少的團員臉上移離,相...

人たらしい 前篇

all二。激H。

不能接受ALL二的請千萬別進來(跪)


  要說起相葉雅紀最近最後悔的一件事,就是在收工之後,還到樂屋後面的飲水機裝水這件事。


  讓他後悔的當然不是裝水這件事情本身,而是伴隨著這動作看見的光景。


  一開始他認不出來對方的身分。原因是走廊末端實在太暗了,開始他只聽見喘息,像是野獸劇烈搏鬥後稍事休息的喘氣聲,然後是微若到幾乎無法用耳膜辨識的呻吟,像是受了傷的幼獸一樣,軟棉棉又引人想像的哀求聲。


  他花了很長時間才理解這是怎樣的聲音。這不能怪他,算起來他也許久沒接觸這樣的事情,為了他心愛的工作和團員們。


不是all二黨的請千萬三思

焼きもち:相葉雅紀的妄想,其之二

總之是相二。(?)


四、相葉雅紀的妄想其之二


  公寓門口傳來門鈴聲,二宮和也從浴缸蒸騰的熱氣裡驀地清醒。


  「啊,糟了……」


  本來想著叫了外賣,依照那家中華料理店的慣例,至少要十幾二十分鐘才會送來。他想說趁這時間洗個澡正好,沒想到才脫了衣服、放好熱水,坐進浴缸內,玄關就響起門鈴的樂聲。


  「來了……」


  他實在沒辦法,這幾個月他都向同一家附近的中華料理店點餐,一開始送餐的店員還是不同人,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,每次端著餐盤、笑容滿面出現在玄關的都是同一張熟面孔。...


焼きもち:相葉的妄想,其之一

  原則上是相二。
  有團外xNino一點點(?)


  三、相葉的妄想其之一


  Y君和前輩吃完了涮涮鍋,兩人坐在沙發上歇息。


  「要玩游戲嗎?上次跟你說的ドラゴンクエスト,我買了PLUS版本,正打到有趣的地方。」


  「喔,當然好。」Y君露出年輕男孩獨有的笑靨,「早就聽說二宮君打遊戲非常厲害,一直都想拜見一下,今天總算有機會了。」


  前輩於是打開遊戲機,在等登入畫面的過程中,還主動進了廚房,替可愛的後輩斟了滿滿兩杯帶著白色泡沫的啤酒,他舉起其中一杯,和沙發上的Y君碰了杯。「乾杯?」Y君半帶聳恿地試探著。前輩便露...

© 腰やっちゃっ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