腰やっちゃった

嵐番組感想及J禁文章中心。主Nino。
放一些病態,不好意思在噗浪上呈現的東西。

人たらしい 中篇

 

1.無法接受all二的請遠慮。

2.雖然是現實向但其實是架空平行世界,裡面的二宮是另一種設定下的二宮。看完就會知道了(?)。

 

 

 

 

  二宮仰起臉來看他。松本那張五官深邃到近乎濃郁了臉皺了一下,吐出低沉中帶著沙啞的嗓音:


  「抱歉……二宮くん。」


  他用了該有的敬稱。彷彿剛才被壓在身下蹂躪的不是他那稍長的團員。


  相葉看二宮似乎怔了一下,那雙淺色的眼瞳在逃生口微弱的綠光下,顯得游離而虛幻。好像在看著的東西既不是他的團員,也不是這世上任何東西。


  果然那雙眼瞳很快從他年少的團員臉上移離,相...

人たらしい 前篇

all二。激H。

不能接受ALL二的請千萬別進來(跪)


  要說起相葉雅紀最近最後悔的一件事,就是在收工之後,還到樂屋後面的飲水機裝水這件事。


  讓他後悔的當然不是裝水這件事情本身,而是伴隨著這動作看見的光景。


  一開始他認不出來對方的身分。原因是走廊末端實在太暗了,開始他只聽見喘息,像是野獸劇烈搏鬥後稍事休息的喘氣聲,然後是微若到幾乎無法用耳膜辨識的呻吟,像是受了傷的幼獸一樣,軟棉棉又引人想像的哀求聲。


  他花了很長時間才理解這是怎樣的聲音。這不能怪他,算起來他也許久沒接觸這樣的事情,為了他心愛的工作和團員們。


不是all二黨的請千萬三思

焼きもち:相葉雅紀的妄想,其之二

總之是相二。(?)


四、相葉雅紀的妄想其之二


  公寓門口傳來門鈴聲,二宮和也從浴缸蒸騰的熱氣裡驀地清醒。


  「啊,糟了……」


  本來想著叫了外賣,依照那家中華料理店的慣例,至少要十幾二十分鐘才會送來。他想說趁這時間洗個澡正好,沒想到才脫了衣服、放好熱水,坐進浴缸內,玄關就響起門鈴的樂聲。


  「來了……」


  他實在沒辦法,這幾個月他都向同一家附近的中華料理店點餐,一開始送餐的店員還是不同人,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,每次端著餐盤、笑容滿面出現在玄關的都是同一張熟面孔。...


焼きもち:相葉的妄想,其之一

  原則上是相二。
  有團外xNino一點點(?)


  三、相葉的妄想其之一


  Y君和前輩吃完了涮涮鍋,兩人坐在沙發上歇息。


  「要玩游戲嗎?上次跟你說的ドラゴンクエスト,我買了PLUS版本,正打到有趣的地方。」


  「喔,當然好。」Y君露出年輕男孩獨有的笑靨,「早就聽說二宮君打遊戲非常厲害,一直都想拜見一下,今天總算有機會了。」


  前輩於是打開遊戲機,在等登入畫面的過程中,還主動進了廚房,替可愛的後輩斟了滿滿兩杯帶著白色泡沫的啤酒,他舉起其中一杯,和沙發上的Y君碰了杯。「乾杯?」Y君半帶聳恿地試探著。前輩...

焼きもち(下篇)

  綜合了很多梗XD。

  依然是相二,微慎入。


二、相葉的場合


  「ニノ、今天可以去你家嗎?」


  「啊,抱歉,本鄉桑剛好來我家打遊戲,現在他還在我家裡,可能要到下午才會離開。」


  「這樣啊……那今天就算了,你好好陪他吧。」


  「嗯,下次再說,byebye。」


  「bye。」


  ★


  「もしもし、二宮君,今天晚上有空嗎?」


  「啊,抱歉,小林桑來我家玩,現在還在我家。」


  「小林?哪位...

焼きもち(上篇)

  141030的夜會梗。

  相二向。清水向戀人設定。


一、二宮の場合


  「欸,既然預定要上節目,我們來給翔桑打個氣怎麼樣?」


  最初提起這件事的人,是對方。他也不記得是在什麼場合,或許是在樂屋,或許是在哪個移動的外景車上,或是後台。


  他只記得,當時那個人,露出久違興致勃勃的眼神。好像很多年前,他們都還是孩子時,這個看似乖巧怕生的大兔子,總會有一些偶發的、大膽的奇想,比如大清早地載他去打棒球,比如在終點前半個小時拉著他去吃很遠的一家拉麵店。


  那時候的眼神,和他提議時的眼神,如出一轍。...


助けて(下) End

現實向。無慎。

相二。微all二。


  「真的不用在意,你這麼在意,我反而覺得不好意思了,好像我們很不熟似的。」...


助けて(上)

無慎。相二,微ALL二。

現實向同事關係,請安心服用。


  二宮和也已經算不清自己是第幾次被疼醒。


  疼痛初始總是來得不大劇烈,像是針紮一樣,更輕一些像是躺在新剃草皮上的滋味。很容易忽略。但在某一個時點……通常是毫無預警的,會像刻意提醒他一下,以一種過雲霄飛車的頻率,忽高忽低地襲擊他的神經。


  這種時候他通常還能安眠。如果是在工作中的話,大概是能笑著面對鏡頭繼續吐嘈,頂多只是挪動一下坐墊的程度。


  但有時候,疼痛會突如其來地變得令人完全難以忍受。「完全難以忍受」這日文多少有點怪,但二宮想不到更好的形...

大丈夫だ(下) end

一樣慎的部分evernote的外聯。

莫推薦感恩。


  多久了啊……?他和相葉上一次真槍實彈地做這種事,以他大師級的記憶力,竟記不起來是何月何日。


  但也不是說感情淡了,他和這個人之間沒所謂感情濃淡這回事。十八年了,他們在一起整整十八年,不單指戀人方面的。他已經習慣在保母車或是新幹線上半夢半醒,睜開眼來,身邊就是這個人低頭閱讀著什麼的側影。


  太過習慣了……因此沒有什麼感情不感情的問題。這個人於他,就像理所當然存在的空氣一樣,只要張口就呼吸得到。


  雖然說最近,他也說不上來。說是和他疏遠了,他自己明白決不是如此。...


大丈夫だ(上)

修改了一些細節。

慎的部分在改放到EVERNOTE了。

勿推薦否則會被屏蔽。喜歡的話給我按個喜歡就好:)


大丈夫だ


  他打開飯店房間的門,看見了不知道該說意外還是不意外的那個人。


  意外的點是這是他們來到這裡的第二天……或是第三天了,那個折騰人的長途飛機讓他喪失了時間感,他也不想承認那是他除了工作以外都窩在飯店房間裡,沒去接觸海灘陽光棕櫚樹的緣故。


  這兩天還是三天他們除了工作以外幾乎沒有見面。被安排住在不同飯店在他意料之中,他也沒有特別失望還是怎樣。畢竟在日本時那個人就先告知了他「會和家人一起來渡假」,換成...

© 腰やっちゃった | Powered by LOFTER